365bet英国体育网址 > 战略战术 > 他信和英拉还能重返泰国吗,英拉他信为何突访北京

他信和英拉还能重返泰国吗,英拉他信为何突访北京

图片 1

问:他信和英拉还能重返泰国吗? 他信和英拉都是泰国政坛的精英,代表了很多泰国低阶层民众的利益,现在都在他国避难,他们还能重返自己的祖国吗?

泰国前总理英拉和前总理他信兄妹突然受到中国有关部门邀请访问北京,这让很多人感到非常意外。因为,根据之前的媒体报道和泰国官方的消息,英拉这次是受官方批准到日本见其哥哥前首相他信,并带自己儿子游玩,之后将乘私人飞机飞往印度参加一个宗教仪式,完全没有要到北京的消息。但是,就在英拉到达日本后,媒体突然报道中国有关部门邀请英拉和他信兄妹到访北京。据报道,中国领导人还将进行会见。这让很多人有些摸不着头脑。那么,中国为何突然要会见泰国的两位前总理呢?这背后有什么原因呢?

图片 2

他信和英拉兄妹祖上是华人,属第四代华裔,祖籍广东省潮州府丰顺县埔寨镇塔下村新寨,在泰国经商出身,家族是泰国富豪,他信曾是泰国首富。他信和英拉兄妹二人在泰国有很强的政治影响力,受中下层民众爱戴,他们执政时期对华友好。兄妹二人都作过泰国总理,也都是被军方政**变下台,他信是在国外出席会议时被政***变,然后被迫流亡海外;英拉则是在反对派逼供下,最后被迫下台,政府由军方接管。

老金认为,他信和英拉暂时不会回到泰国,如果巴育下台,他信和英拉就可以回来了。

我们知道,他信是泰国电信大亨,但他出任总理却是代表中下阶层特别是农民利益,很奇葩吧?有点当年地主跟着红军闹革命的味道!

大家都知道,一般国家中下阶层的人都是多数,所以他信一选举就能拿到多数票,而且支持者众多,成为泰国历史上第一位任期满届的总理!而且实现了连任,也成为第一位通过选举连任的总理!

这下就触动了代表富裕阶层的军方(甚至包括国王,只不过国王不出面而已)的恐慌,搞政变(在泰国,政变是家常便饭)将他信赶了下去,然后找个罪名通缉,意思就是你别回来了!

从过去从政历史看,他信和英拉在政策上都亲华。特别是英拉,上任后对中国的国家战略配合有加,在中泰互惠互利方面作出了卓越贡献,高铁换大米就是一个非常高明的合作,若非有生意头脑真做不到。

他信虽然流亡海外,但他的亲信亲戚还在,广大中下层支持者还在,他信的妹夫和妹妹英拉都通过选举上台,跟特朗普一样,抓住中下阶层就是选票多!

同样的道理,作为富裕阶层的军方继续闹政变把他们从总理位置上赶下来,给英拉的罪名是收购大米换中国高铁的时候贪污!

高铁换大米之所以高明,是因为如此可以相对较低成本锁定高铁修建的价格,而且泰国人相当于以物资换基础建设,付出相对较少却得到更多。对中国来说,这无疑可以推动高铁的境外建设,有利于战略的推行。但是,令人遗憾的是,泰国过渡军政府目光短浅,最终废了这一计划,取而代之的是高铁降速及现金方式交易。如此结果是,泰国修建铁路的成本必然增加,未来要升级为更快速的高铁需要支付二次升级成本,多花的钱可就海了去了。

在老金看来,泰国大米换中国高铁实际上解决了泰国大米销路问题,还解决了泰国造铁路需要的资金问题,同时开通高铁后大幅度提高中国游客数量!这是一举三得的好事!

因为农民得到好处(英拉以超过市场价收购泰国大米),让富裕阶层严重不满,这样下去他信和英拉估计可以长期执政了,那还了得!军队政变,赶走!

另外,英拉在任时,还通过了泰国湾的克拉运河修建计划。这一计划可以帮助中国绕过马六甲海峡,未来中国海运将不再受制于马六甲,美国再想通过马六甲海峡封锁中国将不可能,诸如新加坡、印尼再想拿马六甲海峡和中国讨价还价就更没机会了。而且,克拉运河一旦开通,东亚地区的海运通道将会被大大缩短,这是一条会节省很多运输成本的运河。如今克拉运河的开建工作正在筹备,难得的是,这个工程是在英拉政治遇到巨大困难时通过,是英拉政府最后阶段给中国送的大礼。

可见,他信和英拉都是给军人政变赶走的,只要台上的巴育(就是赶走英拉的军人)还在,他信和英拉是不可能回来的;

只能等到巴育下台后,他们才可能回来,他们也必然会回来,毕竟在泰国有这么多支持者!

老金一家之言,你有何看法?欢迎留言!

他信和英拉之所以受到中国有关部门邀请,而且领导人还要会见英拉和他信,和英拉在任时对华友好以及对中国战略的配合一定密切相关。否则他信这么多年都没机会访问中国,怎么会在英拉下台后不久就有了和英拉一起访华的机会呢?

欢迎关注 老金看世界 头条号,每天都有新揭秘!

泰国是一个君主立宪制国家,泰国国王权力至高无上,泰国军方只要获得泰国国王的支持,就可以发动政变,推翻泰国政府。泰国前总理他信、英拉,就是被泰国军方发动政变推翻的,英拉更是被现任总理巴育这名军人领导发动政变推翻的。所以,他信、英拉暂时不能回国,而且泰国体制不改变,他信、英拉回国也不可能东山再起、卷土重来。

泰国体制很复杂,虽然实行民主选举制度,但实际上选举并不公平、公正、公开。如果泰国实行真正的民主选举,他信、英拉受到泰国底层民众的支持,当选总理铁板钉钉;巴育作为精英层代表,虽然有泰国国王的支持,也未必能当选总理。但是,由于泰国国王权力大,泰国军方又拥有枪杆子,泰国军方有泰国国王的支持,几乎可以为所欲为。

就说这次泰国大选,表面上看是民主选举,其实根本不民主,无论选举前、选举过程中还是选举后,都出现很多问题。按理说,亲他信、英拉的为泰党联合其他6党组成“7党联盟”是可以组建政府的,可以推举人选成为泰国总理的。由于巴育要连任泰国总理,要从“军人总理”过渡到“民选总理”,即使“7党联盟”推举的人选当选总理,巴育也可以在泰国国王的支持下发动政变将其推翻。这样,选与不选都是巴育当总理,选举有啥意义?

他信、英拉要回国,主要有两种情况:第一,必须巴育下台,因为他信、英拉一回来,巴育就很忐忑,怎么应对他信、英拉呢?将他信、英拉打进大牢,泰国民众肯定要闹事,泰国政局不稳定;对他信、英拉睁只眼闭只眼,泰国法律的尊严、泰国政府的威信在哪里?第二,如果巴育不下太,他信、英拉承诺永不从政。去年底,英拉承诺永不从政后,巴育立即宣布举行推迟了4年的泰国大选;如果他信也宣布永不从政,巴育认为解除威胁后,也可能同意他信、英拉回国。

其实,泰国体制不改变,他信、英拉不可能回国,回国也没有政治前途:选举不民主,即使当选也可以发动政变推翻你。泰国的层级结构很明确,泰国国王、泰国军方、泰国政府、底层民众等级森严,本来这些应该是一体的,但在泰国是矛盾的甚至对立的:他信、英拉当总理时,泰国国王、泰国军方是一派的,泰国政府、底层民众是一派的;而巴育当总理,泰国国王、泰国军方、泰国政府是一派的,底层民众单独一派,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所以底层民众非常想念他信、英拉。

泰国体制什么时候松动甚至改变了,泰国选举什么时候真正民主了,他信、英拉就可以回国了。而且他信、英拉回国,必定迎来第二个春天。这是泰国民众的福音,也是泰国未来的希望。

谢谢悟空问答的邀请,今天是正月十五元宵节,相信又会有新一轮的汤圆还是元宵的争论。我来回答一下关于泰国的这个问题。

他信和英拉还能重返泰国吗?

他信和英拉都是泰国政坛的精英,代表了很多泰国低阶层民众的利益,现在都在他国避难,他们还能重返自己的祖国吗?

先来从技术上涞水,如果他们能够重返泰国,我想目前确定的是他信是拥有一个欧洲国家的护照,英拉目前应该还是泰国护照,所以,重返泰国如果指的是入境泰国,我想技术上是没有问题。

那如果是他们重返泰国政坛,就像有些答友说的,他信和英拉是存在这广泛的基础民意的,但他信的护照已经更换了,所以他应该是没有资格担任高层。但可以转为幕后,给英拉出主意。

另外一个角度来看,现在的泰皇其实不得泰国人的民心,只不过宪法规定不准议论皇室。并且巴育政府也总有改朝换代的那一天。

我还是很希望英拉可以回来执政的。毕竟是一个亲华,知华派。

他信、英拉兄妹都有中国血统,中国人都有叶落归根情结,只不过他们兄妹的根在泰国而不是中国。按理说是能够重返泰国的,现在都可以回去,但他们不会回。除非出现这几种情况:

取消军队特权。泰国拥有一支既不受国王管理,也不受总理(政府)管辖的、几乎独立特行的军队。每当不同政见民众上街,就给了实行军管最好借口。军管久了进行民选。周而复始的搞过好多轮,他信、英拉都是被这个体制干下去的,这个体制不结束,回来也没好日子过,还会有人搞事,再弄个什么罪名,又得逃亡国外。

泰封建势力在和泰资本势力博弈中败北。目前来看,他信、英拉都是得罪了封建权贵实力派,虽然他们兄妹在中下层民众中有很高威望,但要清除这股势力做不到,除非发动政变,掌控军队权力,实行高压政策,可他们没有军队支持,凭他兄妹二人,改变不了泰国政局,这个局面不改变就不能回去。

还有就是代表他信英拉的势力重新崛起,掌握泰政权,然后取消前政府做出的一切不利于他们兄妹的决定,以无罪之身重返泰国。理论上可能,实际做不到,反对派就是害怕他信一家做大然后自己的利益不保,虽然泰国很多时候没有章法,但其实也是法治国家,要洗脱罪名也不容易。

“江水三千里,家书十五行,行行无别语,只道早还乡。”归乡情节还得面对政治现实。

他信和英拉能重返泰国,只是现在不是时候,还不具备重返泰国的条件。

他信是当今泰国政坛上难得的领袖人物2001年2月9日,他信成功当选为泰国第23任总理。出任总理期间,泰国经济保持稳步增长;在禁毒、消除贫困、泰南问题、穷人看病等方面,他信政绩斐然。他信没有一般政客的官僚作风,雷厉风行,办事果断有魄力,工作务实有效率。他主张进取性灵活外交、致力于区域合作,大大提升了泰国的国际地位和形象。2005年2月的选举中,他信在全部500个议席中得到了377个,成为了在下院选举史中首次个人得到超半数的支持。他信再获连任。

从经济上来看,他信的成绩是令人印象深刻的。自2001年2月上台以后,泰国经济就在他的主持下稳步发展,泰国也一跃成为东南亚地区经济增长最快的国家。他信上台第一年,泰国的GDP就增长了5.2%,出口和国内消费欣欣向荣,泰国股票市场在2003年初已经上涨了67%,城市房地产达到了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后不曾出现过的繁荣程度,并还清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173亿美元的巨额债务。

他信重返泰国必须具备以下条件:

第一,军人政府成为国内外首要铲除的毒瘤,民选条件已经成熟,泰国的民主进程需要一个领袖人物来左右政局。

第二,2018-2019年选举过程中,被掀起的民主热潮使国家产生了动荡,为了稳定政局,泰国军政府妥协让步,他信和英拉回来收拾这个烂摊子。

从目前情况看,巴育担心发生这样的事,所以欲治他信和英拉于死地,但国际社会根本不买他的账,现在的泰国,老国王刚死,和军人一起谋事的靠山没有了,巴育势单力薄,政治上缺乏必要的素质,处理国内外事务上捉襟见肘,显得不够圆润和周密,大有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气息。

这个问题本身就是隐含一个很大的期望,就是期望看到他信和英拉能够重返泰国。如果不能对泰国的政治环境透彻了解,这个问题不太好回答。不过,世界上有个大的规律,那就是人心所向,所向披靡。兄妹二人在泰国平民阶层有非常良好的影响力,在政府内也有支持力量(否则怎么会逃亡成功),执政期间在国际舞台上也树立了良好的形象,再加上他信家族的强大背景,综合多方因素,兄妹俩重返泰国只是时间问题。无论如何,最终能否实现,还是看泰国百姓如何选择,所谓时势造英雄,这个时势就是民众的合力,百姓的人心。他们是中国人的同宗,祖籍梅州,所以中国人都愿意看到泰国能有亲民爱民的领袖领导泰国,这也有益于中泰两国友好交往。

回答这个问题既简单又复杂。简单是因为未来一切皆有可能;复杂则是因为他信兄妹回国的愿望是良好的,道路却会异常曲折。那么,就先说说为何认为英拉和他信可以重返泰国的原因,这里既有底气、也有客观条件。说到他信家族重返泰国尤其是泰国政坛的底气和条件,不外乎钱、权、人三者。

在钱方面,他信家族目前在泰国国内仍有不少产业,他信当政时,他信家族资产达到463亿泰铢,后来虽被没收了数亿美元,但也仍有不少。此外,他信仅是在海外就据信有19亿美元的资产,这些财富都是将来他信兄妹翻盘的基础。

在权方面,我们所说不是简单的执政权,而是能够影响泰国政局走向的权力。他信家族在政党方面有为泰党的支持,政府高层中同情他信兄妹的也不在少数,底层方面广大的红衫军更是他们的坚强后盾。这里要特别强调一个特殊的群体——泰国警察系统。他信与泰国警察系统有深厚渊源:他信年轻时考入曼谷警官学校,并以全校第一名的成绩毕业。他于1973年获政府支持前往美国留学,获得刑事司法博士学位。学成后,他信重返泰国警界工作,很快得到了警察总监(类似公安部长)萨莫中将的赏识,被收为女媳。借着岳父在警界的非凡影响力,他信很快也建立了自己的“朋友圈”,虽然后来他信弃警从商,但他当年的小伙伴们却有不少都成了警界要员。

这就是为啥英拉出“逃”时,由曼谷第五警署副指挥官猜叻警上校亲自驾车护送、另有一名督察和一名基层警队负责人配合。可见警界与他信家族的关系仍然密切。在泰国,警力有23万人,他们与军队的军衔基本一致,是一个很具影响力的群体。他们的支持也是他信兄妹能否回泰国、能否长久安全的关键底气。第三在人方面,他信家族在清迈是有百年历史的名门望族,即便他信出逃,不还生生培养了颂猜和英拉两位总理。虽然现在他们两位也下台了,颂猜的女儿秦尼察不是正在茁壮成长,目前她已是泰国国会下议院中最年轻的议员了。

泰国政坛与日本有一点很相像,支持者选家族多过于选个人,也就是支持者一旦选择支持他信家族,那么,不论是颂猜、英拉,还是秦尼察,又或是哪个“西那瓦人”,只要他信坚定支持推出、号召民众支持,他(她)也仍会在短时间内成为泰国政坛新星。当年的英拉不就是这么被捧出来的吗,谁又能说秦尼察不是下一个呢?在泰国国内,为泰党高层也是他信兄妹可依靠的重要人力。这些年来,尽管他信远在千里之外,但他仍对为泰党有巨大影响力。正是这种力量将推动他们为他信兄妹回国运作。

在海外,不论是东盟的小伙伴们,还是英国、阿联酋、德国、日本这样的“友邦”,至今为他信兄妹行方便,显然都希望留有一手,因而,不排除他们将来会在泰国国内局势变化时推波助澜,为英拉、他信回国铺路助力。综合这三者来看,英拉与他信的回国之日可期,但到何时却不得而知。

单看他信出走他国已有11年还在外飘着就可知道回国之路有多长;颂猜、英拉当政后最重要的一个任务就是试图通过修改法案,用特赦法案为他信回国铺路,然后几次下来都未成功,就可见回国之路有多曲折,如今的英拉更是如此。

不过,小伙伴们儿也别悲观,因为去年泰国政局的一个最大变量—老国王驾崩了,未来他信与英拉的回国之路不见得会如10年前那么难。英拉的名字不是叫Yingluck嘛,透着好运!

问他们与英拉能否重返泰国政坛么?我可以非常肯定地说,肯定能呀!这是因为他们有着强大的民意支持基础,以及政治根基。

1、英国兄妹俩在泰国享有巨大的民意支持基础,以人口占多数的农民为例。英拉在哥哥他信的指导下,以高出市场的价格从农民手中采购大米,然后转卖给外国尤其是中国。虽说现在的政府指责英拉从中吃了大量的国家补贴,但迄今为止并没有太有说服力的证据,况且泰国众多的农民在英拉执政几年间感受到了最高的收入,所以2018年大选一开始,支持英拉兄妹的农民们肯定就会站出来坚定地支持英拉兄妹及其领导的政党,而且在泰国力量强大的军人向国际社会承诺不干预政治的情况下,英拉兄妹回到泰国政坛的可能性极大。事实上,泰国军人集团也考虑过这一点,所以迟迟不敢没收他信兄妹在曼谷的资产。

2、他们兄妹在政治层中也有着坚定的支持者,他们暂时不好直接出来支持,但却很坚定。比如说英拉的外交护照是2015年2月4日领取的,同时还获得一个新的私人护照。更加诡异的是,英拉的前面两本同类型护照还没有过时,而按泰国的法律,她只能拥有两本有郊的护照,况且此时英拉已经下台一年有余了,面临着政府的指控。因此,英拉显然是得到了泰国外交部、内政部、国家警察、甚至军队高层一些人的坚定支持。帮助英拉顺利出逃的三名警察上校也是不顾自己的职位帮助她和助手顺利离开曼谷也说明了这股支持力量一直在。

3、泰国军方显然也不愿意得罪英拉兄妹,所以能让英拉在看守如此严密的情况下顺利离开曼谷前往邻国柬埔寨,然后前往中东乃至英国、法国与德国。这肯定是军方留了一手为将来。

4、国际社会完全支持英拉兄妹。虽说泰国最高法院一再请求国际刑警察组织将英拉弄回曼谷审判,但国际社会却只字不透露英拉兄妹的的落脚点,并且能够让他们自由往返,这说明了国际社会对英拉的绝对支持。此外,美国为首的西方对泰国政府一再施压,要求他们赶紧还政于民,保证在2018年举行大选。

之前泰国军方大权独揽,让人们看不到他信和英拉回归的可能,但是、近日泰国长公主参加总理大选,给了人们一线希望。

他信和英拉在泰国一直有着强大的群众基础,深受泰国平民的热爱。毫无疑问,泰国平民一直盼着他信和英拉可以回来,希望他信和英拉再次带领泰国进行改革、让人民过上更加美好的生活。

但是泰国军队一直有干涉政治的传统、并且在他信的事情上也做出了实际行动:他信和英拉就是因为触动了既得利者的利益,才被军方驱除(英拉的大米案到现在都没有明确的证据)。

在他信和英拉被驱逐之后,作为某些利益组织的代言人巴育将军更是接任泰国总理,执掌泰国军政大权。

在这样的情况下,虽然他信和英拉想要回来、虽然人民期盼他们回来,但是他们回不来。毕竟,在这段时间、整个泰国都归巴育管理。

只有泰国取消军政府,压制军队肆意妄为的作风,他信和英拉才有回归的机会。

现在,长公主宣布参加大选,就给泰国人民新的希望。虽然长公主为了大选、抛弃了王室的爵位和王室成员的身份,但泰国军方在公主面前还是会有所克制。

这就给了人民一线希望,如果长公主大选胜利——泰国将会从“军阀政府”和平转变,转变成长公主与军方相互制衡的政府,最后变成真正的民主政府。

毕竟,长公主一直深受民主制度熏陶,与关心泰国人民的他信和英拉意趣相投,相信长公主参选、正是想把人民从军政府中解救出来,给人民一个真正的人民政府。

到那个时候,他信和英拉不仅可以重返泰国,甚至可以逐步推动改革(当然,要在他们掌控局势的情况下)


希望长公主赢得大选、打造真正的人民政府。

“长公主在著名美剧中的铁王座上”

谢邀!从个人感情来说,我欣赏这兄妹俩,更希望他们回到土生土长的泰国。有家不能回,有国不能归,这是他信兄妹的悲哀,而作为曾经的泰国总理沦落海外,更是泰国的悲哀。

他信与英拉能否回国主要取决于两方面因素,一是军方,二是哪个党派上台主政,归根结底还是军方。泰国军方素有政变传统,名义上效忠国王,听命于政府,实际上自立为王,拥有很大的权利,政府无法完全支配军方行动,当前的泰国政府实际上是军政府,不然很可能早下台了。他信和英拉的民选政府一次次被政变,支持兄妹俩的泰爱泰党被解散被改名,即便如此,泰爱泰党还是上台执政了,只是因为是他信派,总理换了一任又一任还是被赶下台了。如果泰国军方还政于民,接受民选政府,而泰爱党卷土重来上台执政,则可为他信英拉回国扫清法律障碍,回家成为可能。最重要还是军方态度,一旦军方不满再政变,回国的兄妹恐难善终。

谢电波47友的邀请。

他信和英拉能否重返泰国?

他信和英拉都是泰国政坛著名政治领袖,在其执政期间,为民办事,留下了很好的口碑,也在大多数民众心中树立了心碑。大多数民众是挂念他们的。

他信英拉至今还是坚定的泰籍人士,泰国是他们的祖国,他们当然有权利回国。

只是目前由于政治迫害的原因,不能回国,一旦回国必有牢狱之灾,造成泰国内政局动荡。

在什么情况下可以回国?

一、现军政府倒台。

泰国现在由推翻英拉的军政府执政,他们是不会允许他信兄妹回国的,不然,政权不保的后果难以预料。只有现政府在大选中落选或其他因素被推翻,他们才可回国。

二、泰国皇室特赦他信兄妹

泰国皇室出于国际国内局势的考量,每隔几年都要特赦一批犯人,如果他信兄妹在列,他们就是“无罪”之身,可以轻松回国。

就大国战略而言,世界已经进入了站队阶段,譬如美国在中日之间已经明确站队,譬如美国挑起了欧俄在乌克兰之争,站队也非常明确。至于小国,很多国家也都已经明确站队,譬如中亚五国已经明确站在中俄这边,吉尔吉斯的美军基地已经关闭;蒙古也已经彻底站在中俄这边,之前反华的蒙古前总统已逃亡韩国······

当然,还有很多国家在骑墙中,譬如东南亚的一些国家,譬如中东一些国家。直白点说,现在的世界已经进入大国博弈越来越剧烈的阶段,大国在拉拢小国方面正在各展影响力。以南海为例,中美都在用自己的能量、手段,在南海周边的东南亚各国进行全方位争取。譬如,美国在争取菲律宾的同时,还释放出向越南出售武器来争取越南;还有,美国曾借MH370事件争取马来西亚,试图介入马来西亚政局等。

美国和泰国是传统盟友。过去数十年,泰国总体对华友好,一直在中美间保持骑墙状态。但是,鉴于美国对泰国的影响力,美国一直在使用自己的影响力尽量破坏对美国不利的形势。譬如,2011年发生的“湄公河惨案”就是泰国军方干的,目的是挑起中缅争端。后来,由于太多证据证明是泰国军方干的,泰国方面才承认。而这次承认,就是在英拉上任总理一个多月后作出的。换句话说,如果没有英拉政府的配合,中国在这件事上可能将会非常尴尬。最终,妥协的结果是,中国和相关国家成立了湄公河联合执法机制,这次背后有极大政治目的的破坏不但没有伤到中国,反被中国利用,一下子掌控了湄公河。当然,由于需要给各界交代,替死鬼糯康最终代替泰国军人在中国受审,但太过军人却没有受到严惩。

Copyright © 2015-2019 http://www.LhLzL.com. 365bet英国体育网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